普英‖信


by =404?nofound=

·致不悯

—我爱的,离我而去。
—爱我的,永不止步。

1947.12.25  阴

我收到一块从远方寄来的信,地址是个不熟悉的地方,落款处也没有署名。寄信人约莫是不想让我知道身份,但这未免也太随意了。

信封里装着一块发旧的狗牌,旁边是一张挤满了字的信纸。

狗牌上写着那个人的名字,无比熟悉,但这种时候看到,未免心生悲痛。当然,如果他还活着,可不能告诉他我曾为他伤感。

Girbert.

他死了,毫无疑问。依他的性子,估计停止呼吸的前一秒还在迈着步子往前冲吧。在那枪林弹雨里,纵然他有着鹰一般的不灭意志,也不可能逃脱。不……是我...

回头却已不再是从前

小段子合集 都是刀。
一个段子一个cp,都在tag里,请看好了。
虽然这个考题是误传 但是还是想写。
尼嘻嘻。

1.Daisy和Licoin的场合!

请告诉我这对cp怎么打tag

雷达信号消失的那一刻,我感觉到灵魂缺失了一部分。黑暗要将我吞噬,队友的沉默成了最可怖的轰鸣。

我回想起那个画面,那个此时Lincoin正在面对的画面。十字架吊坠在真空中脱离身体,战机的报警系统发出红光。神盾的标志在视野里是那么显眼,无时不在提醒我们的身份。

他那么想和我说出那句话,却再也来不及了。我想听他亲口说出告白,而不是从那余音未彻的只言片语里获悉他的想法。

于是我再没回到那个团队。因为我明白,即便回头看去...

Wondersteve‖Watch

*第一视角

*To be human

“这是什么?”
“那是手表。”
“它是用来做什么的?”
“呃,我们用它来提醒自己该做什么。”

我摘下了那块手表,塞进她手里。如果换做别的时候,我大可以送给她一块更精美也更配她的表。总之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,仓促地把表塞在她手里,说完几句话然后再也不回头地离开。

我凝视着Diana的眼睛,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。

Diana,我啊,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,我还有许多故事没能来得及告诉你。我想带你去苏格兰北的海岸,那有着天堂岛不具备的风景。我想在舞厅里搂着你,和你正式地跳一支华尔兹舞。我还想和你一起到泰晤士河边散步,然后在那绵长的河畔,吻住你的手,...

【杂谈】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

自勉自勉。不过呢 我属于那种 你爱看不看 我写我的。要是喜欢 能留下点痕迹我自然高兴。要是不喜欢 看一眼就x掉我也无所谓 这样。总之 感谢那些fo着我的宝贝们。给你们一个巨型的亲亲😚😚😚

X:

文渣初心不改


林朵:



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,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,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,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,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。






当然,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。客观的说,若只看单个同人圈,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。但是把不...

"Father"

·第一视角向
·勇度星爵亲情向
·瞎写

“哭屁,我他妈又不是你亲爹。”

如果那个老混蛋看到我现在的样子,一定会这么骂我吧。

我第一次看到那个蓝不啦叽的老怪物是在八岁的时候。好吧,那时候他还没那么老,一口黄牙依旧是那么烂,脸上的胡茬也是一直没变,这么多年来他身上唯一变了的就是那几道多出来的皱纹。

他吹着口哨,满脸的不屑与一身“男人味”是那时的我对这个陌生人的全部印象。然后该死的男人将把我从母亲身边带走——从这个我失去了唯一的亲人的星球。

我不太记得自己那时的心情了,大概是愤怒里夹杂着惶恐,我只知道自己从那时起失去了母亲,再也不能看到她。

于...

(____)‖故事

by 栖曈

·dssd无差

·瞎写

在种着丝柏树的街道上,能听到那些闲人嘴里嚼碎的语句。那是神与信徒的故事,与爱无关,与我们无关。

这是只存在于梦里的事情——过路人,你愿意倾听吗?

S是一位神父。除了那身制服还带着神的气息之外,那人身上没半点与神父这个词相配的东西。酒吧的吧台前总能看到他的身影,那个座垫一侧被划上十字的座位是“Father Only”。你问我和他抢那个位置有什么后果?去看看Subway里那个打工的小男孩吧,相信你肯定能认出他来,鼻梁上的疤可是怎么也遮不住的。

S?不,别问我他的名字,我不喜欢给自己找事。那个有名的传说怎么说来着……啊,在他...

净土已失,往日不复。

月金‖随笔



by栖曈

我是自由的,那就是我迷失的原因。——卡夫卡

——

他是牢笼里的飞鸟,他是被拴住了脚的兽。他没法走的太远,因为那铁制的镣铐并不属于他。

但我可以——身为“自由者”。

让我当一次骑兵吧,让我做一次别人的狗。

于是我站在他的面前,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——至少旁人看来是如此。

温和的少年,天真的内心。像是夏日玫瑰一样美好无瑕。

——

他挣脱了铁链,甩开了禁锢。

黑色的羽翼在他身后舒展,我看见他头顶坐 着金色的冠冕。那乌色的眼里不再有星河烂漫,取而代之的是黑鸦般的冷静与从容。

我微笑着看着他,一如既往。

那笑容大约只有我与他能懂,亦或是连我自己也没能完全理解。...

smides/desmitty‖From the heaven


·smides/desmitty无差

·瞎写

·时间线紊乱

·要是当成一段段的小短文看也行

by栖曈


1.

他是个天使,阶位不高,能力凡凡。他看过第一个人类的降生,看过莫里利亚的沉落;从第一条鱼翻上大陆起,他就早已存在。

他每日看星辰游移,万物从死寂中醒来而又归于沉寂。教堂的人们低头祷告,他默默听着那或真心或虚假的祷言,最多也只是弯一弯嘴角,然后拨开遮住太阳的云或是赐给那勤恳的农夫一袭风雨。当然,也有例外的时候,他时不时地会塞给那无子的老人几分快乐,或是给调皮的孩子在草地上留下几颗糖果。

上帝告诫过他们,待人类应尽以温柔...

From the heaven

smides/desmitty无差

文by栖曈

他是个天使,阶位不高,能力凡凡。他看过第一个人类的降生,看过莫里利亚的沉落;从第一条鱼翻上大陆起,他就早已存在。

他每日看星辰游移,万物从死寂中醒来而又归于沉寂。教堂的人们低头祷告,他默默听着那或真心或虚假的祷言,最多也只是弯一弯嘴角,然后拨开遮住太阳的云或是赐给那勤恳的农夫一袭风雨。当然,也有例外的时候,他时不时地会塞给那无子的老人几分快乐,或是给调皮的孩子在草地上留下几颗糖果。

上帝告诫过他们,待人类应尽以温柔与友善。

直到那一天的到来。

他从未想过的黄昏之时就在眼前,那轮白日的光芒如此刺目,仿佛能将他白皙的皮肤扎伤。

他仰起头...

©404 | Powered by LOFTER